Poppy夏天

全都不如搞基之 05 段教授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向嘎葵

昼夜温差: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金有谦和段马克瘫在活动室的懒人沙发上用家庭影院看着王杰森最新一期的综艺节目,准确来说是段马克在看,金有谦在玩手机,因为那个节目是全中文且没有韩语翻译的。

      “马克哥,这是最新一期了吧,看完我们出去逛逛街吧?我最近好像又长高了,裤子都短了。”金有谦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觉得这么好的天气不出去真是浪费了。

      “不要。”段马克盯着屏幕头也不转的回答,看完杰森还可以看整蛊视频啊,出去有什么好玩的。

      “杰森哥明天回来对吧?可是冰箱里一点芝士都没有了,我看最近杰森哥好像又瘦了?没有芝士怎么吃饭怎么会香啊……”

      “OK,这集还有五分钟,看完再走。”是得买点好吃的喂喂王杰森了,脸都瘦凹进去了。

      “好的~那我去问问Bam去不去。”团霸谦掌握着牵制所有哥哥的绝招。

      金有谦整个房子转了一圈最后在小花园的秋千上找到了BamBam,“Bam啊,我和马克哥要出去逛街,你去吗?”金有谦站在秋千旁问BamBam。

      “就你和马克哥?没有别人了?比如珍荣哥?”Bam坐直身子回问。

      “没了啊,今天就我们三个在家啊。”

      “那我就不去了。”BamBam摇着头重新躺了回去。

      “为啥?你之前不是和马克哥一起出去过了吗?”

      “你单独和马克哥出去一趟你就知道了,简直可怕……”Bam捂着脸不愿回忆那一天被段马克支配的恐惧。

      “那好吧,你要带什么东西吗?”

      “不用了,我最近没啥要买的。”Bam朝有谦摆摆手。

      于是金有谦和段马克两个人出了门。两人决定先去逛街买东西,回家前再给王杰森买吃的,不然芝士会化掉的。

      两人先去了常穿的牌子的服装店里。

      “哦!这件体恤感觉不错,挺配杰森那条黑裤子的,对吧?”段马克拿起一件黑体恤问着金有谦。

      “嗯,不错,挺配的。”杰森哥几乎全是黑裤子我哪知道你问的是哪一条啊?!

      “这条裤子也不错,口袋这里的设计很特别,杰森肯定会喜欢的。”段马克转身又拿起一条裤子。

      “嗯,很别致,买买买。”

      “不行,得让杰森来自己试一下,他最近在减肥,瘦了一些。”段马克想了想又放下了手中的裤子。

      “杰森哥还在减肥?就说看着瘦了一些,不过腿好像没怎么瘦啊,这个尺码应该能穿。”你怎么了我的哥?说好的果断马呢?

      “腿也瘦了,大腿围小了两厘米左右,小腿围小了一厘米左右,主要是怕臀围不合适。”段马克看着那条裤子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让杰森来试一下比较好。

      “哦,是吗?那是应该来试一下。”金有谦在心里为段马克鼓掌,厉害了我的哥,数据掌握的这么详细!我竟然没看出来杰森哥腿瘦了,我真不是个合格的向嘎葵!

      又逛了几个店之后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两个人挑了一家以前从没去过的餐厅进去,点了些特色菜。

      “味道很好,以前为什么从来没来过啊?”金有谦夹着菜发出了疑问。

      “不知道,而且也不辣,下次可以带杰森来。”段氏向嘎葵尝遍桌子上所有的菜后得出了结论。

      “嗯,没错!”金氏向嘎葵表示赞同。

      两人吃的正开心呢,突然来了个人站在桌边,“啊,好巧啊前辈~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我是CDE团的陇桃啊,前辈还记得我吗?”来人是个长发妹子,长得还挺漂亮。

      “嗯?啊记得,你好。”被打断进食的段马克抬起头使劲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个团,音乐放送的时候和他们在后台打过招呼。

      “前辈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妹子脸红了一下,“下次有时间可以和前辈一起吃饭吗?”

      旁边金有谦心里有些许着急,这位小姐姐你话很多啊!这可是人来人往的餐厅啊你站在这儿这么久被拍到会传出绯闻的啊!

      “不好意思我大概没什么时间。”段马克明确拒绝。

      “啊,那还真是可惜,那我可以知道前辈的手机号吗?我们刚出道有很多事都不太清楚,想问问前辈呢。”妹子坚持不懈。

      “很多事都是我们队长处理的,我也不太清楚,不好意思。”段马克不为所动。

      “没关系,是我太鲁莽了,打扰前辈了,再见。”被拒绝两次了,妹子终于待不下去了,告辞离开了。

      段马克有钱有颜还是稀有物种,想追的人自然很多。

      “哇哥,她刚刚是在撩你啊。”妹子终于走了,金有谦松了口气。

      “可能吧。”段马克也松了口气,终于可以继续吃了。

      “长得还挺漂亮的,是CDE团的门面,最近大势啊,拒绝这么彻底不可惜吗?”金大妈一脸八卦。

      “漂亮吗?眼睛还没杰森一半大,哪里漂亮?”段马克觉得这孩子的审美好像不太行。

      “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是啊。不过哥你的择偶标准是照着杰森哥定的?你这要求有些高啊,有几个能有杰森哥这么好看的?”金氏向嘎葵再次为他马克哥鼓掌,这种择偶标准很向嘎葵。

      “没错,所以我这不是一直没找女朋友吗,不过我也不着急。”段马克终于吃渴了,伸手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吃饱喝足后自然是接着逛,接下来两人去了饰品店。

      “哥,你看这种类型的耳环杰森哥会喜欢吗?”金氏向嘎葵学习的十分快。

      “嗯,杰森会喜欢,但是你看这种类型的和杰森平时的装扮不太搭,所以他几乎不会戴,可你要是送给他的话他又会很想戴出来,他会怕他不戴的话会伤你的心,所以这就会给他造成困扰。因此我建议你不要送这种类型的,而且这种类型的我早就给他买过了。”段马克难得一次性说这么多话,毕竟对方是自己疼爱的弟弟,还是要细心教导的。

      “啊,原来是这样!”金有谦恍然大悟。

      天刚刚擦黑,马克菠萝就准备打道回府了,该买的都买了,甚至段马克手中提的袋子里有将近一半都是买给王杰森的。

      回宿舍前没有忘记给王杰森买好吃的。到了商店里各种包装各种味道的芝士全部来一包,最后还给买了“我很好吃”牌新出的猫科动物磨牙饼干,芝士味的。

      “哥为什么要给杰森哥买磨牙饼干?他不是早过了磨牙期了吗?”金有谦看着段马克手里那一大包饼干虚心请教。

      “他想尝尝味道又不好意思自己买,这个怎么说也是饼干,还能哄着他多吃点东西,所以像这种事一般就要惯着他。”段马克边付钱边解释道。

      “啊,我明白了。”金有谦点点头,记住了这一条。

      回到宿舍后段马克先去和经纪人通电话汇报今天遇到女艺人要电话的事,要是有绯闻或者对方想炒作的话得及时处理。

      金有谦则是回了卧室,卧室里BamBam正躺在床上听音乐。看见金有谦回来了Bam也不听音乐了,关掉音响后就开始采访金有谦先生的感受。

      “金有谦xi,请问您今天和马克xi出去逛的愉快吗?”Bam拿起手机假装话筒伸到金有谦嘴边。

      “内,今天过得非常愉快!我在马克xi身上学到了非常多的东西。”金有谦觉得今天真是受益匪浅。

      “莫拉古?那请您说一说都学到了什么呢?”BamBam表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学到了很多呢!比如说什么时候得顺着杰森哥,什么时候得管着他;比如说杰森哥不自信的时候怎么夸他才会让他快速恢复自信;比如说杰森哥减肥不吃饭的时候要怎样说服他吃一些东西以保证身体健康;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杰森哥闹脾气的时候要怎么哄他!不过这个得看杰森哥是因为什么生气的,需要视情况而定。”金有谦滔滔不绝的跟Bam记者分享着今天学到的关于怎样更好的关心爱护王杰森的技巧。

      “……”BamBam目瞪口呆,哎西我怎么忘了这是只大型向嘎葵啊!两只向嘎葵凑到一起能不愉快吗!

      反正这一天就这么愉快的过去了。

      第二天王杰森回来的时候受到了大家热烈的欢迎,需要爱和称赞浇灌的王杰森表示非常高兴,可是好像少了几个人?

      “在蹦hiong和金庸呢?这都晚上10点了还没回来吗?”王杰森数了数人数,发现JJP不见了。

      “不知道,上午一起出去的,也没说去哪。”段马克一边把挂在王杰森身上的BamBam扒下来一边回答。

      “哎?是吗?那可能有什么事吧。来来来,我这次又从中国带了好多好吃的,你们不要太感谢我!”王杰森把箱子拉到餐桌旁开始掏箱子。

      “hiong!撒浪嘿!”崔小七给了王杰森一个大大的拥抱。

      等王杰森收拾好东西,填饱肚子,洗漱完毕准备睡觉时已经12点了,刚准备关灯就听见外面门响了,而且动静有些奇怪,还发出了“咚”的一声,莫非是进贼了?

      王杰森跑到段马克身边摘掉了段马克的耳机,附在他耳朵旁说明了情况,段马克立刻翻身起来和王杰森一起走到卧室门口扒着门缝往大门口看。

      “卧槽……”王杰森对他看到的场景表示不可置信,“马克我眼镜呢?快给我眼镜我可能是因为散光看错了!”

      段马克把眼镜递给他:“没有,你没看错。”

      门口有什么呢?也没什么,不过是林在范把朴珍荣压在门上接吻罢了。

      在忙内屋和俩忙内一起扒门缝的崔荣宰一时之间竟不知要先捂哪个忙内的眼睛,毕竟这场景实在是少儿不宜!还没等纠结完下面两个就已经完事了。

      朴珍荣已经被亲蒙了,软手软脚的靠着林在范喘气,林在范拍拍朴珍荣的屁股示意他腿上注意用劲,然后直接把人抱了起来,朴珍荣以腿环着林在范的腰,手抱着林在范的肩膀,头埋在林在范的颈窝的姿势被抱回了屋。林在范上楼前给了看戏的GOT5一击眼神杀。

      看戏的GOT5迅速回身关上了房门,王杰森激动地摘下眼镜指着JJP卧室的方向对段马克说:“你看!我早就说他们要结婚!”

      “阿尼,他们没有结婚,他们还在谈恋爱啊。”段马克删掉手机上的报警电话号码,毕竟刚刚他还以为真的有小偷。

      王杰森语塞,“我的意思是说将要!不是说现在。”

      “好的,将要,我现在听明白了,所以王杰森先生你现在可不可以睡觉了?已经快1点了。”冲着王杰森招手。

      王杰森抱着胳膊对着段马克翻了个大白眼。

      忙内屋里的三个人还是三脸蒙逼的状态,金有谦首先反应过来:“我就知道JJP肯定有一腿!”

      “幸好我们换宿舍了,不然我要是还和在范哥住一屋的话,他们要怎么培养感情啊……”崔荣宰啃着指甲想象着JJP想亲热都找不到地方的心酸场景。

      “果然我们这种刚成年的还是比不上成年很久的……厉害了我的JJP……”BamBam叹服。

      第二天早上大家起来后发现JJP早就起来了,林在范在厨房做着泡菜汤,朴珍荣坐在沙发上边喝牛奶边看电视。很快的林在范就招呼大家过来吃饭。

      林在范端汤时金有谦非常眼尖的看见他手上很多抓伤,还有咬洞,这痕迹一看就是猫科动物留下的。

      “哥,你手怎么了?被猫咬了?”金团霸虽然经常上天但还是很关心哥哥们的。

      金有谦一提醒大家就都看到了,傻污甜的推荣宰眼神立刻就变了,倒吸一口凉气问道:“哥你们……都这么玩吗?”

      BamBam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哇~厉害了我的哥哥们。”

      这下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了,林在范怒吼:“呀!你们都在想些什么!这是我昨天喂野猫的时候被咬伤了!!被野猫咬的!!!”

      朴珍荣找了本《青少年心理健康》追着忙内line三人组讲了整整一天青少年应远离黄赌毒以及青少年接触黄赌毒的危害……




==============================


还是非常想写伉俪😂😂那么伉俪出去的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摊手




段教授——王杰森十级研究学者,一个懂得不能一昧惯着王杰森的男人,一个熟练掌握所有安抚王杰森的技巧的男人,一个值得所有向嘎葵学习的男人!




😂😂😂😂😂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