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y夏天

【獒龙】想你的心纠结我 张继科x龙队x奶龙 (龙队视角)

一只宝盖丁:

啊lof抽风了,有缘能看到这篇文吧…

又名:马龙嫉妒马龙

上篇奶龙视角戳我头像啦~

这篇写到这算是完结啦,撒花~平行世界!私设严重!上次有人问我为什么奶龙不认识马龙,其实这算是一个bug吧,强行在上一篇解释,这一篇也解释了,就是马龙在这里没火,并且时隔多年...



火车晃悠悠地进了车站,月台上到处都是刚刚下车的人。张继科提着行李箱,慢吞吞地走了下来。

出了站,在一堆举着牌子的人当中,他一眼就看到了戴着帽子的马龙。

马龙微微抬起头,也看到了张继科,两人四目相对的那刹那,眼光里流转的全是久别重逢后的温柔。马龙接过行李箱,两人不说一句只是默默地并排往前走。

坐上大巴后,马龙说了句:“我累了。等你等太久了。”便靠在张继科的肩上。张继科余光可以看到马龙柔软的头发,他伸手揉了揉,轻声道:“睡吧。”

张继科僵硬地坐在大巴上,一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是慢慢的。马龙睡得香甜。想必真的站在那里等我很久了,张继科想。



这是他两年以来第一次见到马龙。下放省队后,他偶尔省下几顿早餐钱,然后拿着这些钱去电话亭打电话。他在电话里主要是听马龙说,小奶音含含糊糊地永远不停歇,末了对面会问一句:“继科儿,你怎么样?”张继科这时候会搓搓鼻子,道:“我很好。”



是挺好的,至少饭按时吃,球也按时练。只不过是没你在身旁。

他也想过放假要不要去找马龙,只是总是觉得些许不甘心,他想要堂堂正正地打回去,然后继续跟马龙一起训练。





重新回到国家队后,张继科发现有些不一样的地方。比如马龙提升得太快,而自己似乎才是原地踏步的那一个。他开始变得不管不顾。马龙有些生气,他说,你不要命了吗?亡命徒,别人确实开始这么称呼张继科。



拿了大满贯后,深夜里的房间,张继科抱着马龙。“我在看台上看到你了,为我加油。“张继科用鼻子轻轻蹭了蹭马龙白皙的颈脖,马龙仰起头。

伴随着月光,与马龙隐隐约约细碎的呻吟,他们俩的第一次也就是这样了。





站在自动售货机面前,马龙一动不动地眨巴着眼。他想了想还是买了一瓶水。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至少张继科以前是这么跟他说的。

压低了帽檐,他进了场馆。坐在最后一排,安安静静的。

球场上站立着两个人。一个是张继科,一个是马龙。也是马龙,不是自己罢了,那人甚至跟他长得有点像。他不禁笑了一下,挺有趣的。他这几年跟外界几乎没有接触,却还是听陈玘提到过这个人。马龙问道:“他长得很像我吗?”陈玘摇摇头:“要看你怎么看了,眼神一点也不一样,他眼底像是不经世事一般。”

马龙半夜把头埋在枕头里想:张继科要是天天面对一个跟他长得一样的人是什么想法。



马龙十年以来一直不声不响。加上正逢国球低迷,电视也没有转播比赛,更别提他的比赛了。他也没有什么粉丝,只不过他也不喜欢很多人的关注就是了。后面因为张继科的后来追上,经历过一阵低谷时期,他也重新振作了起来。拿到大满贯的那一瞬间,他觉得周围突然安静下来,心里也意外得十分冷静。此时此刻他的眼里只有拥抱过来的张继科,和他们手里一起拿着的那面五星红旗,他紧紧得攥住其中一角,只觉得红得扎眼。



没过多久,他们俩谈恋爱的事被队内知道了。也不是说队内不允许谈恋爱吧,但是如果是他们的话,影响特别差。

教练与局长并排坐在一起,都黑青着脸。

”说说,这张照片怎么回事?“

其实那也是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狗仔跟踪张继科,拍到了他手牵着马龙。马龙那时回头看到了狗仔,担忧地捏了一下张继科的手。张继科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管他呢,我巴不得世界都知道我俩在一起了。“马龙突然也心生了勇气,和张继科一起昂首阔步。张继科笑了,搂过马龙,亲了一口。

”就是这么回事,我们俩正常在一起了。“张继科面无表情地说,“他拍到了还侵犯了我们的隐私权呢。”

马龙皱了皱眉:”继科儿。“ 张继科脾气倔了上来,硬是一直拽着马龙的手。

教练见硬得不行,来软的。什么影响职业生涯啦,运动员形象啦。张继科说什么都不肯分,也不肯让他们官方出面解释。

“在一起就是在一起,白的莫要说成黑的。要不你开除我好了。“



晚上,马龙偷偷溜了出来,敲了敲教练局长开会的会议室。

他深呼吸了一口,简明扼要地说。

”我离开。你们答应我阻止这张照片的流传,甚至你们可以抹去我这个人的存在,反正一直以来没什么人知道我。他脾气倔,不肯妥协,我不想影响他的职业生涯,所以我走。“



后面这张照片被总局压了下来,马龙退役,在他顶峰的时候。然后他就消失了。总局试图抹杀掉这个人的存在,没有人再提到过他。张继科消沉了很久。你怎么可以这么狠。





马龙好久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张继科了,如老虎如藏獒,凶猛。他看到张继科抱住了那个人,和他长得一样的那个人,脸颊微红,但还是挣脱开来。马龙觉得有些好笑,难道和他长得一样的人,都会喜欢上同样的人吗。



场馆人都走没了,马龙还是坐在那里,看着张继科。他把球拍收好,亲吻了球桌。马龙的心揪了起来,自己当初离开这门喜欢的运动的时候,何尝不是这样不舍。

”嘿,你。“发呆的时候,马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他慌乱中无意抬起了头,然后张继科就开始翻栏杆了。

这是认出来了。马龙连忙起身离去。

”马龙!“那个声音几乎是声嘶力竭,痛苦万分。多年的种种浮现在脑海里,他眼眶不自觉红了。

”继科儿。“最终还是选择了回头,轻轻唤了他一声。

那个人跑过来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像以前一样:”我也退役了,为国而战结束了,以后只为自己了。我们出国,以后再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后来的后来,马龙问张继科,你有喜欢过马龙吗?张继科皱眉。

”那个马龙。“马龙解释道。



”你知道的,他很好,可是不是你。“

评论

热度(104)

  1. Poppy夏天一只宝盖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