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y夏天

【主蟒龙/杀龙有】三个人的故事两个人的结局

呦呵呵哈嘿:

所有的ooc所有的bug都是我的😂😂😂里约赛后一发完,略长慎入


“大昕,一会儿一起去吃饭吧,刘指说今天能早点结束……”
“你先去吧,我再练练发球。”
“那我陪你练呗,刚好我……”
“不用,昨晚跟博儿说好的一起练呢,不能放他鸽子。”
马龙还想说些什么,但他看得出来许昕在躲着他,从里约奥运会到现在,每一天都躲着他。
训练结束以后许昕跟教练说了想再多留会儿,刘国梁听了他的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留下了一个球台的台灯。
本来现在也就练练体能什么的,大强度的训练还没有正式开始,只是许昕知道,正像他在节目里说的那样,他是最早开始为东京准备的那个。他没有松懈的机会,也没有松懈的念想。大赛后的休整都是说给拿到成绩的人的,不是给他听的。
里约的团体金牌被他放在了一个盒子里,那个盒子装满了他最珍贵的东西,从小到大的第一个球拍,第一块奖牌,家人队友送过的礼物,还有,还有和马龙的第一张合影。然后他把这个盒子封了起来塞在了床底下。
到底少年心性,他也在为这块来之不易的金牌激动着,但是他还是在意,这次的功臣,又不是他。
是那个带着腰伤拼下一场又一场胜利的张继科,是那个定海神针独夺两分的马龙,是那两个在单打的场上为国争光在团体的赛场为国夺金的男人,是双子星,不是他。
这是多年的毛病,一旦在这种领先的关键时刻就会手软,没有继科狠也没有马龙稳,再这么下去我就没戏了,他还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不是说给观众不是说给教练,只是说给自己的话。
“许蟒,”许昕起拍扣死了方博发过来的球,“诶,你这人,好心陪你练球你……”
“练球就练球,别那么多废话。”
在此后的一个多小时里,整个场馆只剩下球撞击球台和球板的声音。
“Got it!”方博顺手将许昕出台的球打飞。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场训练已经演变成一场比赛,许昕在最后一个球出台的时候就扔了拍子趴在台上。
方博也放下拍子走到对面的球台,右脚踢了踢对方的腿,“诶,许蟒,你想好以后怎么办了么?”
就当方博觉得许昕已经不会再回答的时候,许昕从球台爬起来,“怎么办,练呗,说到底还是能力不够,我话都放出去了,东京还会再杀回来的。”
“那龙队……”
“饿死了赶紧的一会儿食堂饭都让那群没队友爱的抢完了。”
许昕把球拍塞进拍袋里,回头吆喝着方博。 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站在前面阴影里的马龙。
“你……你怎么还在?没去吃饭?”
许昕愣着不走过去,但是他不走过去都知道那人是谁。马龙把眼镜往许昕手里一塞,然后转头让方博过来。
“不知道你们训练到啥时候,怕食堂关门就给你们打包了。”说完把手里的一个塑料袋递给方博。
“诶,还是龙队体谅人,那我先回去了。”提着饭的方博一点也不想掺合到这曾经的师兄弟的故事里边去。
目送走了方博,马龙走到还杵在一边的许昕面前,把手里的袋子提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走?”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许昕没有接袋子,头也低着不去看马龙,要不是整个球馆只有他们俩人马龙还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的。
“呃,也没多大一会儿,”见许昕不接马龙也没多说什么,从地上拿起许昕的水杯,“我觉得你刚有几个球……”
“你不是怕黑吗?”
“……啊?”
“我说你不是怕黑吗,还一个人坐在这边,怎么不过来?”许昕从马龙手里接过所有的东西,头朝着门口扬了扬,“以后,我是说再有下次,到有光的这边坐。”
马龙花了一秒钟来消化许昕的意思,然后跑了几步追上了往外走的许昕,“嘿,知道我害怕还不等我你小子蔫坏!”
那天下午马龙和许昕配着马龙对许昕和方博的那场小比赛的全程分析吃完了晚饭。
马龙知道许昕心里憋着口气儿,但是没办法,这个坎除了许昕自己没人能帮他跨过去,他也是从这样那样的失利一步步走过来的,他知道这时候他不能多说,多说坏事儿。
许昕最近的情绪不够稳定,马龙也只在场上场下敲打两句,多的话也不怎么说。但是他总是有种感觉,感觉俩人的关系更冷了,比上次许昕换指导员还冷了几分,虽然平时还是说说笑笑的,但却总是隔着层玻璃。
整巧陈玘从江苏回了北京,吆喝着好久不见的队友兄弟们出来聚聚,尤其是里约这次立功的三个小兄弟。
看得出陈玘高兴,是啊,怎么不高兴,三个弟弟现在都这么出息,哪能不高兴。吃了饭陈玘张罗着这么早回去对不起刘指给的假,要不就再去唱唱歌。
“走走走难得大家都这么高兴,这次里约哥哥可都在电视里看着呢,艾玛我国乒果然个个人才哈哈哈哈哈,跟你们讲啊这水谷隼可真的不是个啥软柿子艾玛还是我马家小马哥,嘿嘿,给哥长脸……”马琳喝的不少,说话舌头直打结,陈玘巴不得他结的讲不了话,有些话大家知道你就别往外捅了行吗哥哥。
“马哥这个芝麻糕可好吃了来尝尝。”陈玘从桌上拿起半块不知道谁吃剩下的芝麻糕塞进了马琳嘴里,“走走走,今儿我做东,也算是给我接风洗尘了。”
乌泱泱一行人走到饭店门口,许昕拉住了陈玘,“哥,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了,对不住我玘哥TWT”
“不想去就直说跟我这儿卖萌呢,得得得,你回吧,自己也好好照顾点自己一个两个都不让哥哥省心。”
送走了许昕,陈玘张罗着把一批又一批人送上了出租车,报上了定好的包厢位置,又跟提前过去的王励勤通了信儿。
随手招了辆车,好说歹说地把喝得烂醉的王皓塞进去“继科你看好你皓哥别给人家吐车上,他要吐了洗车费你出。”说完就关了车门。
“诶诶诶诶,”张继科开了车窗,“玘哥这车上还能坐下呢不一起?”
“你们先走吧,有你皓哥我怕超载。”
好容易把人都送上车,陈玘扭头冲着一直没说话的马龙笑了笑,走过去揉了揉马龙的头,“走,哥哥载你过去。”
“玘哥你刚喝酒了……”
“嘿,你这小子,哥还没醉好么,喝了那点算酒?不都灌你马哥皓哥肚子里去了。”把马龙塞进副驾驶座,“当年喝完酒哥还带着你们仨出去飙车你都给忘了?”
陈玘发动车,把安全带系上,又检查了一下马龙的安全带,“你马哥这车我又不是第一次开了,没事儿。”
马龙也不说话,只是冲着陈玘笑,陈玘一下子就想到微博上最近很火的马龙的那组照片,地主家的傻儿子,别说,还真的像。
“哥,你说跟你一样不会变的人能有几个?”
陈玘扭头看了下突然开腔的马龙,伸手捏了下那挺立的鼻子,“嘿,这是笑你哥哥中年发福呢,还没变。”
“我们刚升一队,当时也是你跟皓哥带着我们出来的,还是偷了肖指的车开,当时你也检查我安全带呢。”
听马龙讲起这些陈年旧事,陈玘也像是一下子回到当年挥汗如雨的少年时代。“这些年我变了好多,继科也是,大昕也是,只有你没变。”
陈玘叹了口气,把车停在路边,马龙是他带大的,他自己也在这批弟弟里最偏心马龙。当年跟在他屁股后边有啥事只知道喊“玘哥玘哥”的少年一下子长成了如今的样子,长成了中国乒乓球队最辉煌时期的队长,他自豪啊,他也心疼。他不是那种被责任绑着的人,他自由自在惯了,但马龙不一样,从小就乖巧,也爱多想,天生操劳命。他常跟马龙通电话,马龙也不多抱怨什么,直到今天见面,陈玘才恍然觉得,小龙人儿长了这么大了,他们,也这么长时间都没见面了。从里约回来孩子瘦了不少,本想着比赛结束以后能长些肉,今天一见,原是他想多了。陈玘知道和什么有关。
许昕和马龙的事儿成了没多久,知道的人也不多,马龙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也一阵儿恍惚,“大昕挺好的,小龙人儿他要是欺负你了就来找哥哥,哥削死他。”
都是自己宠着的弟弟,成了让人高兴啊,高兴得陈玘晚上喝了好一顿酒。
“龙,谁能不变呢,哥也变了。”
“没,你没变,你刚还帮我夹红烧肉呢我最爱吃的你还给我检查安全带,你……”马龙本来喝了点酒,现在急着跟陈玘说明汗都从脸上淌下来了。
陈玘从车挡里拿出抽纸递给马龙,“龙啊,我……”
“哥,你别变,都变了都变了我就不知道怎么办了。”马龙拿了纸囫囵地往头上一抹。
陈玘松了安全带,从马龙额头上捻下一块纸屑,“龙啊,人不可能不变,不变那活着就没意思了。但是有些事儿,确实是不变的。”
“大昕那孩子看着没心没肺,有啥事都爱自己憋着,你们秦门出来的都这样,”陈玘又揉了下马龙的头,“他不是憋屈那一场比赛呢,他怕你,怕的是追不上你了。”
下车的时候马龙抱住了陈玘,“哥,我想你了。”
陈玘抬手拍了拍马龙的背,“要不哥疼你呢,净捡好听的说。”
唱歌的时候马龙也没多大兴致,架不住起哄跟着张继科和几个哥哥唱了首中国乒乓球队保留曲目真心英雄以后就窝在角落里端着杯啤酒思考人生。
张继科倒是还有些主角的意识,唱着歌还不忘要掌声,直到被拖着跟周雨合唱一曲之后才消停下来。
这时候马龙倒是积极了一下,硬是拉着陈玘唱了首兄弟,陈玘不会唱这歌,只是跟着马龙哼哼,“风吹散乱世中的尘埃,我们相遇在,英雄的年代……”陈玘就跟着马龙的小奶音溜,出来的效果自然不是多好,但是陈玘就觉得眼睛有些涨,刚在门口,陈玘笑话马龙净捡好听的说,马龙说的话让陈玘一辈子都忘不了。
“你别笑话我,哥,就像你说的,有些事不会变,在我这儿,从小到大,你都是英雄。你双打都打成精了,我小时候就想,这样的人没几个,我哥就是其中之一。我打不了双打,小时候我就希望我打单打能打出跟你一样的辉煌。”
双打本就没有单打受到的关注多,在没取消的那些年也就是块金牌,取消了那就更不用说了。中国乒乓球最不缺什么,冠军,成绩,人才。
但是呢,他的成绩他的小龙人儿都帮他记着呢。这样的弟弟,他怎么能不疼。
唱完后果然又是被一通笑,陈玘也没气,推了张继科上去说给你们洗洗耳朵。马龙喝了口水,走过来坐在陈玘旁边,“哥,你能帮我给大昕打个电话吗?我喝的有点多想先回去。”
陈玘笑着呼噜了马龙的头,心念果然还是没有发胶好,从桌上随便拿了个手机递给马龙,“号你自己输呗。”
“励哥?怎么了?”许昕会到宿舍刚洗了个澡准备窝在床上看会儿比赛录像,没想到这时候接到王励勤电话了。
“喂,大昕,我是你玘哥,小龙人儿喝高了,你要不过来接他一下?”
“……继科不是在吗?”
“嘿废话咋这么多要你过来就过来!”


“……”


“他说他怕黑。”
“……玘哥,你把地址发我手机上吧。”
“过来了?”
“嘿,知道了还这么问,”陈玘从桌上捏了把瓜子边嗑边看着马龙给许昕发地址,“想明白了?”
“明白了。”
“别笑了地主家傻儿子似的。”
“玘哥你知道这梗?哈哈哈哈哈哈,我挺喜欢的,没想到你也关注了。”
是啊,不但知道这个还知道你跟张继科呢,还知道奶龙呢,还知道帝国铁刘海呢。
“刷微博看到的,挺逗。”
许昕到门口是给马龙打的电话,陈玘把人送到门口的。 “有啥事儿往开了说,娘们似的磨叽不是男人该干的事儿。”把马龙往许昕旁边一墩,就摆摆手回去了。
马龙扯下了许昕准备打车的手,“没多远,我们走回去吧。反正明天休息。”
“行,吹吹风给你消消酒气儿。”
“你还记得我们刚升一队时候,有时候回宿舍觉得路上无聊,没手机就玩猜丁壳。”
“怎么不记得,”许昕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一下乐了,“你跟老张你俩就知道坑我,商量好了出什么就怼我,每次你俩都到楼下了就开始往楼上跑,我离得远,跑回去你俩就把门锁了都不让我进去,有次没办法我还是去马哥屋洗的澡。”
“我们再来一次吧。”
“你都多大了还来?”
“就突然想起来了,玩玩呗。”
“得,那就玩玩。”
马龙玩游戏也跟打球一样,会算,虽然许昕不知道猜丁壳这种游戏怎么算但是他就是知道马龙每出一个都在算呢。
“开始!”马龙出布赢了五步,下一次又出剪刀赢了两步。
等到马龙站在了宿舍楼下时候,俩人还差了十步之遥。许昕一下子愣神了,是啊,从小就追不上,马龙喜欢出布,因为输了的话不会太亏赢了的话也嬴不少,许昕却喜欢出石头,希冀着对方出剪刀之后一击命中。许昕觉得那十步之间隔了太远的距离,提了脚准备回去,却被马龙阻止了。
“再来一把!”
“来什么啊你都到了。”
“再来一把!”
马龙是个倔强的人,体现在大小各种事宜上。
“预备!”还没等马龙那声开始出来,许昕就看到马龙出了剪刀,宿舍楼前的灯把马龙的影子投了好长,都拉到许昕脚下了。许昕楞楞地看着马龙,“愣什么,你快出啊!”
然后许昕抬起手,握成拳头的样子伸向马龙。
一步,两步……十步。
站在马龙旁边的时候,马龙握住了他的手。
“当初说好的,就差这几步,你别想着溜。”马龙说话总是那么奶声奶气的,没有一点杀伤力,但确实在许昕心里狠狠地砸了一个印儿,把他心里的冰狠狠砸出来个窟窿。
“玘哥说,这世上有些事儿是不会变的。说好的三剑客,说好的巅峰,许昕,我让他们等了那么久,你别想着那些杂七杂八的,他们等得起我,我现在照样等得起你。”
许昕没说话,但是他能感觉得到马龙拉着他的那只手有多紧,就像里约团体赛领奖台上的十指交握,多么用力。他的师兄,一直就在他身边,带着他分析比赛,帮他做场边指导,他们说好的一起,马龙那么倔的人,这次更是多少头牛都拉不回来。
许昕松开马龙的手,张开双臂,圈住马龙的时候他在马龙耳边说,“我说了东京要杀回来,不是开玩笑的。” “我知道。”





陈玘把所有人都送走的时候,独独留下了张继科。
“继科而今天跟哥哥住外边吧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哥你别吓我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陈玘把张继科推进宾馆房间的洗浴室之后重重叹了口气,哥哥可是为你好,谁知道你回去还有没有的住呢。

陈玘倒了杯谁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人怎么能不变呢,不想让自己受苦就得变,变得自己想通透,就不苦了。

评论

热度(124)

  1. Poppy夏天呦呵呵哈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