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y夏天

《龙仔酸辣粉》獒龙现代AU

_Haylee_Schiz:


 


0.


 


张继科最近被许昕拉进了一个名为“UBC懒人外卖群”的微信讨论组。


 


点进讨论组,一眼就看见许昕正在和一个风骚的ID讨论哪家私厨做的大盘鸡好吃。于是张继科想也没想就点开设置打开了‘mute notification’的按钮。


 


世界都清净了。


 


几分钟后,一个来自讨论组的添加好友信息跳了出来。


 


“我是来自UBC懒人外卖群的UBC龙仔酸辣粉”


 


酸辣粉三个字成功的吸引了张继科的注意力。


 


他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点了“accept”。


 


 


1.


 


位于加拿大温哥华西海岸的UBC大学,又名卑诗大学,是一所百年名校。该校常年稳居国内排名前三,世界排名前沿,拥有一流的教学设施和资源。更重要的是,温哥华校区三面环海,走在学校的街道上,处处都是风景。优美的教学环境和良好的气候也是大多数学子选择这所大学的重要原因……


 


这段话是当初马龙爸爸从中介那带回来的宣传册上写的。


 


此时马龙费劲的抽了抽鼻子,其实不是擤鼻涕,只是如果再不动一下,他的脸下一秒可能就会被吹成面瘫。


 


从West mall往Main mall走那段是个大上坡,加上此时是逆风……他文科生的大脑飞速计算了一下自己骑着身下这辆三手自行车爬上去的可能性后,明智的选择了跳下车子推着上坡。


 


身边一个滑滑板的金发小哥在努力一蹬后扑腾一声毫不优雅的摔在他身边。


 


所以他说什么来着……


 


马龙秉承着中国人的优良传统,上前搀扶了一下小哥,然后在对方莫名其妙的‘I’m sorry’连声抱歉的状态下,无奈的扶好自己的车子,继续上坡。


 


走到校中央的标志性建筑物喷泉那块的时候,马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自己刚刚接到的订单。


 


“Ponderosa oak building……电话778……”


 


低着脑袋拨通电话等待提示音的时候,他看见自己面前一双荧光蓝色的运动鞋一晃而过,那一瞬间马龙有些惊为天人。


 


不禁有些好奇有如此品味的人究竟长得什么样。


 


然而不等他抬起头来,电话就通了。


 


“诶您好,您的酸辣粉到了……对对,我就在oak楼底下那小超市门口……我的车是红色的……不是法拉利……自行车。”


 


 


 


2.


 


马龙是个送外卖的。


 


说正经点,他是一个在学费高昂的学校里自强不息,靠着一身厨艺开着私厨赚生活费,积极向上的新时代好少年。


 


龙仔酸辣粉这个招牌能在短短四个月的时间里立起来,马龙本人对自己的厨艺和服务态度还是很满意的。


 


其实他不过是个大一新生,从九月份开学到现在一月份,他在这所大到夸张的学校一共也才待了四个月。


 


最开始准备送外卖开私厨,是因为刚开学那会儿闲得慌。


 


他住的宿舍是六人间,虽然六个人每个人有自己独立的卧室,但是一个unit仍然要共享一个厨房和浴室。


 


马龙从小就喜欢做饭,在发现自己宿舍里的另外几个哥们儿对厨房的利用率几乎为零后,他更是把课余外的所有时间花在了厨房里。


 


再后来就开了个微信号。


 


做了几笔生意后,马龙在室友的建议下买了辆火红的三手自行车,送起餐来方便了不少。


 


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


 


生意最好的时候一般是考试比较频繁的那几周,学生们都懒得出门也懒得做饭。那时候他一天晚上可以送十七八份酸辣粉。后来他也推出了些别的菜系和甜品,颇受好评。


 


 


 


3.


 


大二开学那天,因为学业变得越发繁重而有些犹豫不决的马老板收到了一条私信。


 


老板,今年还送粉不?


 


马龙想也没想就回了一个字:送!


 


 


4.


 


大二这年,马龙搬宿舍了。


 


窗外的那片海也换了个角度,海的那头没有以前那么多雪山了,偶尔还能在海上看到几艘小船。


 


四人间的宿舍,竟然有三个中国人。


 


马龙入住的第一天,遇见了住在3号房的许昕Snake Xu。


 


许昕跟他说,住在你隔壁的那个是我哥们儿,不过他还在国内没回来呢,你不用担心哦,他很nice的。


 


马龙的眼皮在听到nice这个词的时候跳了一下。


 


2号房的这哥们儿,直到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才风尘仆仆的搬进了新宿舍。


 


马龙出门打招呼的时候,视线不经意的在他脚上扫过。


 


哎呀我去!


 


荧光蓝!


 


 


5.


 


荧光蓝说他叫张继科。


 


在马龙准备进行深入了解的时候,他本来就耷拉着的眼睛基本已经合上了。


 


“我要倒时差。”


 


“啊?……哦。”


 


——砰


 


望着在自己面前猛地关上的大门,马龙的脑海中一晃而过了一个词——nice。


 


 


6.


 


马龙觉得,自己这个新室友的时差大概倒了一个世纪。


 


直到后来许昕告诉他,人家本来就长那样,就他们已经当了一年室友了,他都没见过张继科正式的睁开眼睛过。


 


张继科的作息时间很规律,早出晚归的。马龙隐约能判断出这家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学霸。


 


开学正式一周的时候,楼层管理员到他们宿舍开了一次会,大体意思就是希望大家了解宿舍公约,和平相处。


 


那几乎是马龙第一次听到张继科说这么多话。


 


才知道这家伙跟自己一样懒得起英文名,就叫Jiker。


 


才知道这家伙是Sauder商学院的,也是大二。


 


开完会后许昕意犹未尽的拉着他们俩唠家常,并且某种程度上的谴责了两人不起英文名的行为。


 


马龙扶额道,‘就您的起名水平,我略感担忧。’


 


许Snake道,‘我早就跟你想好了,Horse Ma, Dragon Long你选一个吧。’说这话的时候还颇有些不要沉迷于我的才华的意味。


 


一直沉默着好像睡着了的张继科突然说,‘Snake Xin,我明天还有早课。’


 


比起一脸懵B的许昕,倒是马龙先反应过来了。他不敢相信的发现,原来这个看上去一直睡不醒的家伙还挺有幽默细胞。


 


于是他拍了拍Snake的肩膀,道,‘洗洗睡吧。’


 


 


7.


 


开学第一周的那个周末,马龙在微信公众号上po了一条朋友圈,表示酸辣粉从现在可以恢复送餐了。


 


很快他就收到了那天的第一通订单。


 


【我要一份酸辣粉。】


 


【好的,请问亲是要什么样酸辣粉呢?】


 


【……酸辣的酸辣粉?】


 


【……我们有龙仔招牌酸辣粉,肥牛牛丸酸辣粉和鸡肉酸辣粉三种选择。】


 


【那就招牌吧。】


 


马龙撇了撇嘴,手指在电脑上敲下,【一共是9.80,现金还是转账呢?】


 


【现金吧。】


 


【好的,您的地址电话。】


 


【XXXX Lower Mall,building X……】


 


马龙一愣,这不就是他宿舍的地址么?


 


再点开那人的ID,“ZJK”三个明晃晃的字母让他一时有种千言万语不知找谁倾诉的挫败感。


 


“……”


 


默默的回到厨房盛好了一晚粉放到餐桌上后,马龙第一次的敲了敲2号房的门。


 


张继科迷迷糊糊的开了门,看上去是真的才睡醒。


 


“刷牙洗脸出来吃粉了。”


 


张继科:“?”


 


马龙无奈道,‘你点的酸辣粉啊。’


 


张继科有点儿回神了,眼睛都睁大了不少。


 


“龙仔酸辣粉……龙仔……你?”


 


马龙:“……”


 


张继科:“……”


 


 


8.


 


为此,马龙大方的表示,你点了我的外卖也算是缘分,今天这碗就当我送给你了。


 


张继科觉得自己难得智障,坐在餐桌前傻乐了好半天才动筷。


 


酸辣粉吃起来刺溜刺溜的,感觉微妙。


 


他难得的主动的想要聊天,然而第一句话马龙听了就想打他。


 


他问,‘你也是UBC的?’


 


问完觉得有点脑残,所以连忙道,‘我的意思是,你大几?’


 


马龙无奈道,‘大二,学生物的。’


 


张继科说,‘哦,我学商的。’


 


马龙说,‘我知道你学商的。’


 


张继科惊讶道,‘我说过?’


 


马龙说,‘你没说过,我梦见的。’


 


……


 


 


9.


 


两人熟络起来以后,马龙才终于知道自己以前的判断有多大的失误。


 


张继科这人虽然是个学霸,但绝对是个画风与众不同的学霸。


 


譬如他们在用“UBC龙仔酸辣粉”的号聊了一个月后才终于想起来要交换私人账号后,马龙第一次认真的翻了翻张继科的朋友圈。


 


第一条就是一张偷拍某professor上课的时候双目圆瞪的照片。


 


文字配的也很有意思。


 


你一会儿看我


我一会儿看你


曾经


我以为我们很近


直到你告诉我


下周三midterm


我才发现


原来我们还是很远


 


再往后翻一条,是祝福某位朋友生日快乐的藏头诗。


 


还给配了三张照片。


 


第一张是过生日那哥们儿拿着蛋糕的,第二张是蛋糕的单独特写,第三张,是这家伙的一张自拍。


 


马龙一直不否认张继科长得挺帅。


 


虽然平日里耷拉着眼角一副睡不醒的样子,但是和微微鹰钩的鼻梁以及轮廓分明的下巴组合在一起,慵懒中带着一股子莫名的叛逆。


 


此时这张照片大概也与用了美颜相机有关系,角度挑选的也很有讲究,舔唇的表情不知是刻意而为还是刻意而为,猛地那么一看,竟然还有点小性感。


 


手机猛地一震,马龙一下没握紧,只能眼看着它垂直的落在了地上。


 


捡起来的时候,从自拍镜头那块对角线出现了一条裂纹。


 


是张继科的微信。


 


“干嘛呢?”


 


“摔手机。”


 


……


 


 


10.


 


后来抽了一天周末,张继科同学良心发现的陪着马龙去换手机屏幕。


 


换个屏要花不少钱,在马龙感叹道,‘一个月的收入没有了……’


 


张继科抢过他的手机来回看了看,说,‘丑是丑了点,但是还能用,要不别换了?’


 


马龙说,‘得换。’


 


张继科问,‘为啥?’


 


马龙说,‘自拍镜头用不了了。’


 


张继科一愣,惊讶道,‘你还自拍?’


 


马龙也愣了愣,下意识道,‘你不也自拍么?’


 


张继科明白这家伙指的是自己前两天发的那张自拍,印象中他好像还点了个赞。


 


他解释说,‘那天我做presentation,为了纪念发的。’


 


马龙说,‘你怎么知道我哪天做presentation的时候不想留个纪念呢?’


 


张继科虽然没整明白平日里软乎乎的马龙这会儿为啥要跟自己较劲,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较劲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于是他手臂一伸揽住马龙的脖子,硬生生的把他要递手机给维修人员的动作给拦截了。


 


两人的脑袋因为这个动作都贴一块儿了。


 


马龙惊道,‘你干嘛呢!’


 


张继科说,‘不修了。’


 


又道,‘以后你要自拍,我借你。’


 


马龙满脸黑线,不知道张继科这是又为了什么耍智障。


 


 


11.


 


更熟络些了后,用许昕的话来形容,那就是形影不离。


 


他心酸的表示道,这个世界上能让张继科下了课立马从Sauder的教学楼赶回宿舍来的,也就只有马龙和马龙的酸辣粉了。


 


而他也在自己的数学课上认识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学弟方博后,决定不再理会张继科这只白眼狼。


 


 


12.


 


张继科越来越发现,马龙这家伙其实骨子里真的就挺较真的。


 


譬如说,虽然这家伙看上去很好说话,但是你想要真的说服他,比打他一顿还难。


 


譬如说,他虽然看上去每天裹着个大棉袄骑着自行车哼哧哼哧的到处送餐,但是学习上的事一样没落下。大二上学期的成绩单出来,五门课他竟然拿了三个A。


 


再譬如说,这家伙也挺记仇的。


 


那次之后,他常常能收到类似于‘速回宿舍,有急事。’的微信。


 


每次他都在犹豫3.1415秒之后,无奈的收拾好书包,然后穿越大半个校园的跑回宿舍,双手呈上自己的手机。


 


马龙的自拍现在连起来,都快绕他的内存卡一周了。


 


圣诞假期结束后,学校里的社团组织了一次乒乓球比赛。


 


那是张继科第一次见到平日里天天宅在厨房里的马龙,穿着运动背心拿着球拍的模样。这人全身上下都是一个肤色,白得扔进白人堆儿里都不一定能有色差。


 


张继科看着马龙最后一球完美秒杀了对面那老外,克制不住的吼了声后冲上场狠狠的拥抱了他。


 


马龙还有点懵,对上张继科一张放大的脸,茫然的叫了声,‘继科?’


 


这人说话时本就带着为脱干净的少年音,此时因为还有些起伏的气息,叫这两个字的时候尾音没控制住的上扬了一下。


 


张继科的心也就跟着他痒了一下。


 


 


13.


 


后来马龙被推选成了中国乒乓球队的队长,于是张继科越发的认识到,这家伙只是平时不说罢了,其实胜负欲强着呢。


 


就光这一点,张继科也不能输给他。


 


于是在乒乓球社的活动告一段落后,他们两人也开始投入了大二下学期的冲刺阶段。


 


结课的那一周张继科的经济课有一个presentation,马龙就偷偷拿着相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录下了他二十分钟的演讲。


 


这事儿张继科并不知道。


 


所以当他在讲台上鞠躬结束了演讲后,视线在教室最后一排的professor脸上扫过,一扫就看到了拿着摄像机对他招手的马龙。


 


他克制住心底那一瞬间的冲动,还是笑了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二十分钟其他同学的演讲他听得云里雾里的。


 


直到马龙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有点儿回神。


 


“下课了?”


 


马龙说,‘可不么,你不是睡着了吧?’


 


张继科摇了摇头,问,‘你怎么来了?’


 


马龙把摄像机递给他说,‘来给你录像。’


 


张继科看着屏幕上的自己,发现马龙连着开头结尾,录了整整二十分钟。其实他坐在最后一排要想录成这样没有人头挡着并不容易,要一直举着摄像机。张继科掂了掂这摄像机,还挺重的。


 


他抬眼看着马龙,乐了。


 


“帅么?”


 


马龙认真的对上他的眼睛,这人今天一身西装在讲台上站着的时候,真是挺帅的。


 


他想了想,伸出手把张继科的刘海网上捋了捋,说,‘下回我借你点儿发胶就更帅了。’


 


张继科说;‘你那发胶不一直都是我的么……’


 


于是把他的手拍下来,想了想又握住了他的手腕。


 


“回家吧,想吃酸辣粉了。”


 


 


14.


 


大二的暑假,两个人坐了同一班回北京的飞机回国,又在首都机场中转,飞回了自己的故乡。


 


一周之后,张继科又去了一趟首都机场买了张去鞍山的机票。


 


那天马龙莫名其妙的去机场接了就只带了一个钱包的张继科。


 


“你怎么来了?”


 


“怕你忍不住想自拍。”


 


“……”


 


“……”


 


 


15.


 


比起马龙的大惊小怪,他的父母似乎对这个大老远飞来看自家儿子的室友小伙子很待见,一桌好菜招待后,更是顺带打听了一下户口。


 


马妈妈问,‘小张啊,学什么的?’


 


张继科答,‘学商科的。’


 


马爸爸说,‘学商科好啊!我就也让马龙学商,他非要去搞什么生物,搞研究的以后不如你们这些经商的赚得多啊!’


 


马龙无奈道,‘爸……’


 


张继科笑道,‘龙仔他学习很认真的,行行出状元。’


 


马妈妈又问,‘小张哪里人?’


 


张继科答,‘山东青岛。’


 


马妈妈问,‘家里弟兄几个啊?’


 


张继科说,‘就我一个。’


 


马妈妈眼睛一亮,又问,‘有女朋友了么?’


 


马龙:“……”


 


张继科:“……”


 


 


17.


 


晚上睡觉的时候,马妈妈特地收拾起了家里客厅那张常年当摆设的沙发床,搁进了马龙的卧室。


 


临睡前还拉着儿子的手低声道,‘你跟你那同学那多提提岚岚……多好的小伙儿啊,咱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马龙好不容易应付了马妈妈,一进卧室,就见张继科那家伙坐在自己床上乐呵呵的。


 


他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在我床上待着干嘛?’


 


张继科无辜道,‘我可没惹你啊。’


 


马龙不理他,坐在床上踢掉了拖鞋,一翻身就躺下了。


 


张继科也转过身从上而下的看着他,笑道,‘你这还气上了?’


 


马龙说,‘我气啥?’


 


张继科又靠近了点儿,撑着手臂斜靠在床上。


 


“气我今天不打招呼就跑你家来了?给你添麻烦了?”


 


“还是……你今天有什么约会,被我给耽搁了?”


 


马龙叹了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他,说,‘你这不挺没劲的么。’


 


张继科点了点头说,‘我也觉得挺没劲的。可是你生气,总要告诉我你为什么气吧?不然我瞎想啊。’


 


马龙嗤了一声,问,‘你瞎想什么?’


 


张继科盯着他,不说话。


 


马龙被盯得败下阵来,叹气道,‘我真没气,我就有点蒙……你这么突然跑过来了……我什么准备都没有,我妈还要介绍我表妹给你相亲……’


 


说到这就闭嘴了。


 


张继科说,‘你妈看上我了啊?’


 


马龙说,‘这不明摆着么?刚才饭桌上就差问你生辰八字了。’


 


张继科说,‘你妈要给我说媒,这可难办了……’


 


马龙眼皮跳了一下。


 


张继科又盯住他,‘因为我看上他儿子了,还不知道怎么说呢……’


18.


 


马龙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张继科已经和马爸爸遛完弯儿回来了。


 


吃早饭的时候,马爸爸大力赞扬了张继科说,‘这小张啊,还真是个好孩子,刚才在路上还跟我作诗来着。’


 


马妈妈来了兴趣,问,‘小张还会作诗呢?’


 


马龙憋着笑没出声,他太清楚张继科这家伙平日里写的那些诗什么情况,于是抬眼看了他一眼,恰好对上了张继科若有所思的视线。


 


张继科清了清嗓子说,‘就是一般的打油诗。’


 


马爸爸说,‘小张啊,你再跟他们说一遍吧。’


 


张继科说,‘行。’


 


然后就开始念诗,‘马如一匹练,龙沙重九会,我来亦已幸,爱酒知是僻……’


 


“咳咳咳咳!”


 


马妈妈一惊,连忙拍着儿子的背给他顺气,‘怎么呛着了?’


 


马龙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一边喝水,一边无奈的想,是他大意了……


 


张继科第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就应该出声阻止了。


 


马爸爸还意犹未尽,说,‘还有一句呢?’


 


张继科看着呛得满脸通红的马龙,摇了摇头道,‘还有一句话……忘了。’


 


马爸爸瞪了马龙一眼,说,‘就你打岔!’


 


马龙:“……”


 


 


19.


 


张继科在马龙家赖了大半个月。


 


那天马龙难得的换了衣服,看上去要出门。


 


张继科靠在沙发上正在迷糊着,一看到他立马蹦起来了。


 


“你干嘛去?”


 


马龙说,‘修手机。’


 


20.


 


第二天张继科就回了青岛。


 


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马龙的自拍,赋诗一首。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这飘忽的途程


是个美丽美丽的梦


 


马龙给他点赞之后,他又删除了那条状态。


 


21.


 


后来的整个假期,他们俩没再说过一句话。


 


大三的时候,许昕申请了换宿舍跟方博住去了,他原来那间房住进来了一个大一的小学弟叫周雨。


 


他自我介绍完之后,马龙随口道,‘你该不会叫Rain吧?’


 


周雨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路过的张继科眉毛都没抬一下,说,‘他做梦梦到的。’


 


马龙挑了挑眉,无奈的对一脸茫然的周雨笑了笑,说,‘他在开玩笑。’


 


周雨更纠结了,他认真的对马龙说,‘我听得出来,哥。’


 


马龙:“……”


 


22.


 


大三的上学期,张继科在他师兄陈玘的推荐下参加了学校的co-op,去一家不错的公司实习去了。


 


他搬走那天,周雨还特别伤感的拉着他说了半天话。


 


后来把自己说饿了,对一旁路过的马龙说,‘龙哥,今天的粉还有么?’


 


马龙愣了愣,点头说,‘有。’


 


于是三个人就在莫名其妙的状态下,围坐在餐桌上吃酸辣粉。


 


张继科吃得很慢,他有几次抬起头想说话,后来有一次对上了马龙的视线。


 


马龙说,‘又不是不回来了。’


 


周雨说,‘我们今晚上去唱歌给科哥践行吧!’


 


迎着大风走了二十分钟到公交站,做了半个小时巴士,又转sky train坐了二十分钟,找到了一家卡拉OK。


 


周雨点了一首童话。


 


他唱到‘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时候’,马龙觉得自己的心碎了。


 


后来张继科又点了首痴心绝对。


 


马龙见周雨拿着话筒有要开口的架势,连忙接过他手上的话筒,说,‘这歌,我跟你唱吧。’


 


那天晚上张继科没有再回宿舍,送马龙和周雨上出租车的时候,他扒拉了一下马龙那天没用发胶固定全都贴在额前的刘海,说,‘又不是不回来了。’


 


他们后来都喝了点酒,周雨已经倒在车座上睡得不省人事。马龙也有些理不清头绪了,他抬着眼睛看着张继科,醉醺醺的眸子里恰好倒映着那晚的月光,亮晶晶的。


 


就这么思想斗争了会儿,张继科在扶着马龙坐进车里的时候,在他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到可能并没有被察觉的吻。


 


23.


 


十二月份的final周,UBC有一个传统的民间习俗——裸奔。


 


往日里顶多是那些松鼠浣熊在校园里不穿衣服的放肆乱窜,此时的主人公突然变成了人,对于周雨这类新生来讲,简直是充满了好奇心。


 


因此马龙秉持着一个做好学长的心态,在final复习周开始的那天,他骑着自行车带着周雨穿越大半个校园去了Irving的自习室。


 


以前跟张继科在这一块儿刷书的时候,倒没觉得这里人这么多。


 


两个人绕了半天才找到一个空桌,周雨还有些抱怨,这会不会视线不好啊……


 


马龙无言。


 


 


24.


 


后来还是没看成裸奔,估计是那年的冬天温哥华实在是太冷了,大风愣是把Main Mall上的树都给刮歪了。


 


那天晚上马龙骑车带周雨回宿舍的时候,风一吹,周雨就掉下去了。


 


本来有点儿打盹的少年一个机灵给疼醒了。


 


他这一下落在石板路上,摔得扎实。


 


马龙对上他迷茫的视线,尴尬道,‘座椅垮了……’


 


最近诸事不顺的,马龙全把它归结到了水逆身上。


 


考完最后一门的那天晚上,张继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圣诞有计划么?”


 


“还没。”


 


“我学长计划着开车去西雅图玩儿,你也来吧?”


 


“……好。”


 


25.


 


张继科的学长陈玘,马龙其实也见过。


 


他早两年毕业,并且留在了大学期间实习的公司工作,如今自己已经买了公寓买了车,倒是很让人羡慕。


 


学长虽然看上去不太友好,但是相处没多久马龙就发现这人完全是个翻版张继科。陈玘解释说,也许是因为他们曾经上过同一个professor的经济课。


 


虽然这理由看上去挺扯淡的,但是马龙还是选择了相信。


 


他们三个人都有驾照,所以一路上基本就是三个人换着开,倒也不觉得累。


 


那天晚上抵达预定的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陈玘说自己实在是困了,于是回了自己的房早早的洗澡睡觉。


 


也是到分房的时候马龙才知道,他和张继科一块儿,定的是一个标间。


 


张继科看上去很无辜,他甚至还主动的表示,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考虑去和师兄挤一挤。


 


马龙说,师兄那是一间大床房。


 


张继科说,‘所以才是挤挤啊。’


 


马龙看着这家伙毫无破绽的表情,皱眉道,‘张继科你这是玩儿我呢?’


 


张继科愣了愣,笑道,‘你这话从哪儿说起?’


 


马龙不说话,就那么盯着他。


 


这家伙进屋以后就脱了外套,这会儿生气得直喘气,从毛衣的领口都能看见他身上的起伏。


 


张继科吞了吞口水。


 


心不在焉的侧了侧头,‘你这段时间瘦挺多的……是不是送外卖送太多了?’


 


马龙酝酿了半天情绪,到底是没处发泄了。


 


他往床上一躺,呼了口气说,‘最近课太多了,小雨帮我送呢……’


 


张继科看着他,也往床上一倒,撇嘴道,‘他还挺乐于助人。’


 


马龙说,‘我给他发工资的,小费都归他。’


 


又问,‘你呢……?’


 


张继科说,‘实习挺不容易的,你看我这不晒黑了么?’


 


马龙惊讶的撑起身子看着他,‘秋天实习你也能晒黑?’


 


不侧身不要紧,一侧身才发现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了上衣,精干的肌肉线条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看得马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张继科看他猛地侧身又转回去的样子,笑道,‘是黑了吧?’


 


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他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龙仔,晚安。”


 


 


26.


 


马龙失眠了。


 


第二天他们三个在downtown晃悠,张继科又买了一双蓝色的球鞋。


 


到吃午饭那会儿,马龙已经困得不行了,靠在餐厅的沙发上打盹。


 


张继科想偷拍他睡觉的样子,结果被他一个摆手,给撞开了。


 


马龙听到砰的一声,瞌睡全跑了。


 


“什么掉了!?”


 


张继科说,‘我的手机……’


 


“……还好么……”


 


“能用,就是屏幕碎了。”


 


马龙想了想,说,‘我手机借给你自拍吧……’


 


张继科看了一眼自己完好无损的自拍镜头,然后默默把手机收进了口袋里,点头道,‘好啊。’


 


 


27.


 


三个人在西雅图待的最后一天,是平安夜。


 


他们在Pub里喝得烂醉,坐在出租车上往酒店走的时候,就陈玘一个人还能勉强跟司机说句话。


 


马龙和张继科头靠着头,都不省人事了。


 


好半天,才听见马龙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张继科你混蛋。’


 


张继科原来也没睡着,一听这话,立马回嘴,‘马龙你也混蛋。’


 


马龙估计是在说梦话,又嘟囔了一句,‘特别混蛋……’


 


张继科这会儿有点清醒了,侧过头看着马龙的脸,在车窗外的圣诞节缤纷的彩灯下显得有些不真实。


 


马龙还在跟混蛋两个字作斗争,变了法的骂他。


 


坐在副驾驶的陈玘都听不下去了,问,‘你欠了他多少钱?’


 


马龙突然说,‘消失三个月……连一个微信消息都没有……’


 


陈玘疑惑道,‘你每次回学校的时候,你们没见面啊?’


 


张继科没说话。


 


马龙又说,‘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陈玘问,‘你有么?’


 


马龙说,‘朋友圈也不见你发了……你是不是把我屏蔽了……’


 


陈玘惊讶道,‘你还发过朋友圈?’


 


马龙叹了口气,脑袋往张继科颈窝拱了拱。


 


“你还说喜欢我,喜欢个屁啊!”


 


陈玘说,‘你还说喜欢人家……等会儿……你喜欢他?’


 


他从后视镜里对上自家师弟失了神的眸子,下意识的选择了沉默。


 


28.


 


那天晚上马龙睡得很死,张继科倒是失眠了。


 


这导致第二天马龙睡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对面那床上,张继科盘腿坐着,跟圆寂了一样。


 


他吓得酒全都醒了。


 


“你练功呢?”


 


“我在思考……”


 


“思考什么?”


 


“马如一匹练,龙沙重九会,我来亦已幸,爱酒知是僻……这最后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来着……”


 


马龙不自在的咳了一声,坐起身来,‘你想这个干什么?’


 


张继科说,‘你昨天问我的啊。’


 


马龙一愣,惊道,‘我问你什么了?’


 


张继科说,‘问我还喜不喜欢你。’


 


“……”


 


“……”


 


好半天,马龙才站起身来走到他身前,恰好对上他的眸子与他平视。


 


“张……唔!”


 


下一秒,张继科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出了一只手拽着他的衣领往前一拉,正在重心不稳往前跌的时候却又被搂住了腰。


 


话到嘴边就被堵回去了。


 


被张继科。


 


用嘴。


 


29.


 


圣诞假期结束,张继科终于搬回了宿舍。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和马龙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这其中并不包括周雨。


 


30.


 


大三结束后,学校给他们每个人都发送了邮件,问他们要不要继续留在现在的宿舍。


 


张继科突然对马龙提议说,‘我们搬出去住吧?’


 


又补充道,‘学长给我介绍了一处公寓,离学校不远,我们两个人住,一个月还能比住宿舍省两百块钱。’


 


马龙仍然有些纠结。


 


他说,‘那我就不能送外卖了?’


 


张继科想了想也没辙。


 


马龙叹了口气说,‘以前还指望着业务做大了就自己买辆车,这样我就能把龙仔酸辣粉前面的UBC去掉,然后连带着downtown啊Richmond啊那片一块儿送……’


 


张继科咬了咬牙说,‘买辆车吧。’


 


马龙说,‘啊?’


 


张继科说,‘我们买辆车,然后你想送外卖的时候就哪都能去了……’


 


“我们什么时候搬?”


 


“……”


 


 


——END——


 


 


 


我爱我的学校

评论

热度(569)

  1. kelvinsunny_Haylee_Schiz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