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y夏天

【獒龙AU】Hello,阿sir(黑道大佬X小巡警,一发完)

長安十八:

 
1

  惊蛰,二月春分,细雨绵绵。

  深夜,香港,长街矮巷。

  生命坠落,灵魂升天。

  手上沾着鲜血的张继科直起腰来,皱着眉,拉出了旁边跟班的领带擦了手。

  继而,沉默的穿过手下们让出的一条路。

  他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步伐稳健的走出矮巷。

  即使是顶着细雨,花园街也依旧热闹。

  张继科驱走身边的手下,独自走进便利店买了瓶可乐,走出来的时候,正巧就遇上了巡街的马龙。

  “hello,阿sir!”

  2

  马龙被上级派到这片区域的时候,心里是拒绝的。

  上一个驻扎在这里的阿sir被砍了七八刀,最后哭着向警署辞职。

  他听说这里黑道泛滥,有几个帮派几乎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然而在这片区域的扛把子,还是在商界赫赫有名的张家。

  小胖听说马龙要当这片区域的巡警,急的差些流出泪来。

  马龙安慰小胖,哥不怕,好歹我也连续拿了五年最佳警员了,那些小混混,我还不放在眼里,你放心好了。

  小胖委屈的嘱咐马龙,队长,你可要记住,不该管的千万不要管,正义感不能抵命。

  嘴上答应得好好的马龙,任职的第一天就管了闲事。

  说来也不能怪他,身为一名优秀的警察,看到街边有人打群架还不能阻止了?

  结果那个打人的纹身男指着马龙的鼻子大喊,你TMD敢管老子?你问问这条街上的人,谁敢管老子?知道我是谁的人吗?老子可是堂主,条子你新来的吧?知道这条街归谁管吗?知道我老大是谁吗?你,不想干了你!

  马龙默不作声的扶起被打的年轻人,冷着一张脸盯着纹身男。

  纹身男刚想骂人,被他手下一拉,看到马龙腰间的枪,一口怒气吞到肚子里,最后只是瞪了一眼马龙,就转身走了。

  被打的年轻人受了不少伤,嘴上一直感谢着马龙。

  “没事儿了,下次有这样的事儿你该报警的。”

  “阿sir,虽然我很感谢你救了我,看在你人这么好的份上,告诉你算了,下次见到他就别管了。”

  “怎么?他就算是天皇老子,犯了法也一样要坐牢。”

  “不是啊,阿sir,他,他是张家的人,惹不起的。”

  “张家?就是那个香港黑帮的扛把子啊?”

  “可不光是香港啊阿sir,总之,哎呦好痛,你记得就少惹他们就行了,见到身上纹翅膀的也要绕着道走,那就是他们张家的帮主。不该管的,别管。”

  马龙看着年轻人一瘸一拐的走掉了,拿出记事本写上了几个字。

  身上纹翅膀的,是坏人。

  3

  雨还在下。

  带着警帽的马龙隔老远就看到了在雨里拿了瓶可乐的张继科,他快步走上去,问道:“下雨着呢,你怎么站在这里啊?”

  张继科把可乐塞到马龙怀里,笑着回答:“给你买可乐啊。”

  马龙抬头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空,下意识的拉着张继科的衣角走进便利店。

  “还是,先躲躲雨吧。“

  张继科暗喜,感谢这场雨。

  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马龙摘掉帽子,扫了扫头发,许久没有剪的刘海乖巧的服帖在眉间,还没说话,马龙揣着可乐走到货架后面。

  张继科掏出手机,来自许昕的短信。

  老码头出货完毕,你他妈欠老子一顿饭。

  知道了,明晚旺角花佛的店,请你玩个够。

  张继科快速的回了一条。

  抬起头的时候,马龙正用吸管喝着自己那瓶可乐,然后又将另一瓶可乐推到张继科面前,张继科有些愣,马龙将头转到一边,说道:“我不要你天天请我喝可乐。”

  气氛有些不对头。

  张继科笑着点点头,吸了一口冰凉冰凉的可乐。

  “你昨天是不是踹了人家陈生的赌场?”马龙有些犹豫的问。

  “是。”张继科眼都不抬。

  “你,你有病啊?人家又没惹到你们,你们仗着张家势力大就胡作非为,要是有一天张家的大佬知道了你们天天在旺角胡作非为,可有你们好果子吃的。“马龙有些气。

  张继科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没事儿,大佬不知道。”

  “你知道啊?谁知道你们大佬是不是那种胸前纹对翅膀,一身横肉,脸泛油光,脾气特差的那种变态猥琐大叔。”

  对面的张继科听到这个形容差些把可乐都笑吐。

  “现在还有谁家大佬是那个样子的啊?如果是那种长相帅气,身材特好,翩翩公子的那种呢。”张继科忍不住逗马龙。

  马龙撇撇嘴:“那就不该去混黑道,进娱乐圈好了。”

  张继科一只手端着下巴,饶有意味的直勾勾看着马龙。

  马龙被这双电力十足的桃花眼看的全身起鸡皮疙瘩,于是快速的喝完可乐站起身说道:“我走了,还要巡街。”

  没等张继科挽留,他就一股脑的冲出便利店,在雨夜里瞬间消失得没了踪影。

  张继科捡起马龙忘在椅子上的帽子,忍不住笑了。

  他拿着帽子走出便利店,一辆法拉利就停到了街边,主驾驶座摇下车窗,周雨兴冲冲的说道:“科哥,走了走了我们去赌场,今天晚上砝码压大了,三百万美金,加一块高雄的地!”

  张继科走上车。

  周雨瞥了一眼他手上的警帽,惊恐的问道:“科哥你敢动警察?”

  张继科摩挲着警帽的边缘,回答:“这是你嫂子的。”

  “啊?”

  4

  马龙压根不知道张继科就是张家老大,就是他口里那个油腻变态的胖大叔。

  他第一次见到张继科的时候是有人在花佛的酒吧里报警说这里有人非礼,马龙赶过去的时候,那报警的姑娘正被人家安在沙发上侮辱,他刚救下那姑娘就酒吧的人围住了。

  早听说花佛头上有张家坐镇,马龙一个人被三十几个肌肉男围起来,心里还是有些怵的。

  穿着花衬衫的花佛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态度还颇好的说道:“阿sir是新来的吧?敢问贵姓啊?”

  “姓马。“

  “哦,马sir,是这样的,您新来的可能还不太知道我们这块的规矩。这个女人骗了我小弟的婚,又卷走了人家十几万港币,这也不过是给她一点点小小的教训,您就当没看见,照常走出去,阿sir还是阿sir,我们就当交了个朋友你看怎么样?”

  马龙咽了口口水,义正言辞拒绝道:“骗婚骗钱这个事情你们完全可以报警,你们这里私自要非礼人家这就是犯法,这事儿我必须管。”

  花佛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语气也硬气起来。

  “马sir,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不知道我头上有什么人啊?”

  “知道,不就是张家嘛,一帮小混混罢了。”马龙说完的时候自己都有些后悔。

  下面那些小弟听到这话纷纷摩拳擦掌,花佛不禁笑出来:“行啊,你是我见过最有骨气的阿sir了,好,你今天把这些人打趴,能自己走出去我就不拦你和这个女人。”

  马龙心里也惶惶的,想着要不拔枪算了,转念一想拔枪都不一定打得过,可是也不能丢了骨气,要不还是拼一拼吧。

  刚要开打,一声懒洋洋的住手响了起来。

  一个穿着黑西服戴眼镜的男人推开花佛的手下,来到花佛面前,花佛顿时笑开了脸,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张继科打断了。

  “警官,你很有骨气嘛,你不怕张家吗?”他看着马龙。

  马龙白白嫩嫩的脸上掉下几滴冷汗,他坚定的看着黑衣男人,摇摇头:“不怕。”

  黑衣男人微微一笑,走到马龙跟前,伸出手友好的说道:“阿sir你好,我是……额,花佛的朋友,旺角这片的的额……一个小堂主张继科。”

  马龙看着男人长得端正帅气,有种禁欲加不羁的霸气,让人难以抗拒,于是和他握了握手。

  “我,我能带着她走了吗?”

  见大家都作不作声,马龙问张继科。

  张继科转头递给花佛一个眼神,花佛顿时站出来好脾气的说道:“可以了可以了,真是麻烦您跑一趟了马sir,您辛苦了,慢走慢走,常来本店坐啊。”

  跟张继科擦肩而过的时候,马龙软软绵绵的小声道了句,谢谢。

  马龙走了之后,花佛点头哈腰的走上来:“帮主,您,您怎么来了?”

  张继科冷下脸,缓缓坐下:“怎么我不能来吗?”

  “不不不不,这整片都是您的,您到哪儿都行,只是,您认识那个条子?”花佛见多了张继科冷脸看戏,却不曾见过他为任何一个人站出来说过话。

  小弟给张继科倒了一杯威士忌,张继科端起酒杯摇摇头:“不认识。”

  花佛点点头:“那您……。”

  张继科忽然一个冷眼飞给花佛,花佛顿时禁了声。

  “帮我查查那个警官,吩咐下去,只要是他管的地盘,谁都不许难为他。”

  “是,是……。”

  5

  张继科喜欢马龙,从第一次见到他就喜欢他。

  第一次见他他眼里凌厉的强势,抓人柔软的音调,都挠的张继科心里直痒痒。

  后来他坐在车上看到马龙在街上和卖小吃的阿婆聊得欢乐,傻傻的笑容更是让张继科爱的抓心挠肝。

  明明是帮主的张继科为了马龙这个小片警跟换了个人似的,一天没事儿就往旺角跑,每天给马龙送可乐,马龙也是傻,看到街上人对张继科恭恭敬敬的样子还真以为张继科就是个小堂主,又看这个堂主为人好,从不恃强凌弱,一来二去的送可乐的来回,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这都三个月了,马龙都有点儿喜欢张继科了。

  6

  你问怎么就喜欢上了啊?

  大概……因为脸吧。

  7

  马龙虽然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可就是受不了张继科在外狂野不羁在内温柔如水这挂的。

  旺角偏偏出了个张继科,正中马龙下怀。

  8

  这天巡街,马龙又遇上了那个纹身男。

  这回他倒是没打人,他在那儿摸人家女孩屁股。

  妈的这人渣!

  马龙一边上去救姑娘一边骂自己这狗屎运气,怎么天天英雄救美也没见哪个美以身相许啊?

  纹身男看到是马龙,当时吐了一口口水,说道:“怎么他妈的又是你啊?!”

  马龙不甘示弱:“我才要问呢,怎么又是你?!”

  纹身男拳头举了起来,他小弟拉住他在他耳边嘟囔了几句,纹身男耐不住性子把小弟推到一边,破口大骂:“管谁下的命令,老子今天就是要收拾收拾这个臭条子!”

  马龙鼓起勇气闭上眼睛。

  于是拳头眼看着要落到马龙白白嫩嫩的脸上之际,一双手拦下了纹身男,然后一把抓住纹身男的衣领,冲着纹身男脸上就是一拳,纹身男被打的飞出去老远,捂着鼻子直骂脏话。

  睁开眼睛时候,马龙看到就是一脸冷漠的张继科,站在纹身男的面前。马龙低头一看张继科的手都红了,还以为是他被纹身男打了,于是跑上去踹了纹身男两脚,说道:“谁让你打他的,你看他手都红了,我,今天非要把你这个混蛋抓进警察局。”

  张继科看着马龙为自己着急的样子,心里乐开了花。

  纹身男站起来,一看到打自己的是张继科,就又给跪了。

  “帮主,我错……。”

  张继科又是一拳上去,万一让马龙知道自己的身份那还得了?

  纹身男又倒在地上,张继科蹲在地上一把揪起纹身男的领子在他耳边低语:“别叫我帮主,叫我堂主。”

  “堂,堂主饶命啊,我下次不敢了。”

  马龙一旁歪脖指着纹身男问:“你不也是堂主?你干嘛那么怕他啊?”

  这一问,可把纹身男问懵了。

  一旁的张继科揽住马龙的肩膀,说道:“他管得堂口没我的大,我地位比他高。”

  马龙撇撇嘴:“一帮小混混,还整的跟啥名门正派似的,这个堂那个帮的,真闲。”

  “是是是,走吧走吧,带你去吃宵夜。”

  张继科附和着马龙。

  纹身男愣在原地,看着自家帮主这个样子,有种被抛弃了的感觉。

  9

  马龙手里捧着菠萝油,吃的美滋滋的。

  两人并排走在冷清清的长街,马龙低着头咬着菠萝包,忽然含糊的问了一句:“你要不要退出黑帮?”

  张继科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个啊?

  马龙又摇摇头:“没,没什么。”

  马龙本来是想问,你要不要退出黑帮?和我在一起?

  如果你不是黑帮,我不是警察,我们俩是不是就能正大光明的在一起了?

  10

  张继科知道了马龙喜欢自己。

  真不敢相信,竟然是马龙先告的白。

  11

  那天张继科顶着假堂主的身份去踢了刀疤佬的场子,和人家谈判,顺便逢场作戏调戏了他马子。

  这一切都被正带领着一帮队伍来管事儿的马龙看的一清二楚。

  张继科看出马龙不高兴,想带着他去吃宵夜。

  马龙把张继科拉到没有人的小巷子。

  “你怎么又去踢人家场子?你很闲啊你?”

  “为了见你啊,不踢场子我怎么见你啊?”张继科靠在墙上,一副痞子样。

  马龙顿时红了脸。

  “滚蛋吧你,我看你搂那女的开心的很。”

  张继科搭上马龙的肩膀:“吃醋啦?”

  “没有。”马龙嘴硬。

  “没吃醋你干嘛发脾气啊?”

  “要你管。”

  “哎呦阿sir,你就别掩饰了,喜欢我就直说嘛!”

  张继科也是鼓足了勇气才说的这句话。

  他张继科这么大个人了,啥时候追人要用脑子和勇气了?按张继科性格,他肯定就先把人家搞上床再说,要不是看在对方是马龙,张继科实在是舍不得,他还用这么麻烦在这儿跟马龙搞暧昧?

  没想到马龙破罐破摔了。

  “是啊是啊,我就是喜欢你啊,怎么了?”

  这下张继科懵逼了。

  马龙主动权一握,把张继科抵在墙上,一股脑就吻了上去。

  一秒之后,藏獒苏醒了。

  他抱住马龙的腰,一转身把对方压在墙上,一只手护住马龙的脑袋,一只手顺着马龙的衬衫摸进去,滑到马龙白嫩的皮肤上,又调戏似的在他腰上捏了一把,而这嘴上更是不停,将马龙吻得天旋地转的。

  马龙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在张继科要解他裤腰带的时候他拦住张继科。

  “你……你要干嘛?”

  “干你。”

  马龙顿时就急了:“不,不行。”

  张继科抬头:“在这儿不行?”

  “在哪儿都不行。”马龙拍掉张继科的手,犹豫又害怕的鼓起脸,跟个包子似的。

  “你再在这儿跟我卖萌,不管是哪儿,我当时就把你上了你信不信?“张继科笑。

  马龙懵懵的歪头看着张继科。

  张继科又扑上去。

  “我屮艸芔茻……张继科你你你,你冷静一下。”马龙再一次推开张继科。

  张继科喘着粗气,深情的看着马龙:“你在害怕什么?”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马龙心里一颤,“继科儿,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张继科抱住马龙,在他耳边轻轻说:“我不是喜欢你,我是爱你,特比特别,特别特别爱你。”

  马龙将下巴搁在张继科厚实的肩上,搂住张继科的腰,声音软软的。

  “我也是。”

  12

  张继科马龙好上了。

  这事儿整个花园街都知道了。

  马龙慌了。

  13

  纹身男再次见到马龙的时候,差点跪下。

  最后想了想马龙还是多温柔讲道理的人,所以他只是恭恭敬敬的走到马龙面前,当着约莫二十来人的面,鞠了个躬。

  用着那破锣嗓子喊了一句。

  嫂子好!

  14

  张继科还是会天天给马龙买可乐。

  15

  这天张继科没来,马龙巡街巡了两遍都没找到张继科。

  这才他才是真的慌了。

  16

  张继科中弹了,对方压货,惹得三方买家大打出手。

  结果子弹打偏打进了张继科的肩膀。

  他张继科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天不怕地不怕,身上也背了太多的罪孽,区区一条承载多条人命的命,给了就给了。

  可他忽然想起了马龙的脸。

  于是他抓着旁边陷入苦战的许昕,说了一句:“艹,老子不想死了。”

  许昕一脸懵逼。

  “你丫有病啊?”

  “快送我去医院,我不能死,我还没有给马龙送可乐。”

  17

  张继科还是给马龙少送了一天的可乐。

  18

  马龙不知道张继科为了他在医院等了多久,忍着多大的痛苦。

  马龙也不知道,张继科有多爱他。

  19

  不知不觉,马龙在旺角任职了一年了。

  破了纪录。

  大家都很喜欢马龙,刚开始叫马sir,后来叫龙仔,阿龙,龙队,到后来人尽皆知的阿嫂。

  开玩笑也好,调侃也好,他和张继科这层窗户纸还是捅破了,传到了上头的耳朵里。

  上头连分手都不逼他,干脆将他调到了新界西贡。

  要么调走,要么走人。

  警局当然不希望马龙走人,毕竟马龙很优秀,但是警局更不希望看到马龙好好的一个警察,落到一个罪人手里。

  20

  马龙最后一次巡街的时候,大家都还不知道他要走了,说着笑着,送他这个喝的那个吃的,从街头到街尾,马龙撑的都走不动路了。

  他都还没跟张继科说这件事情。

  他走到最后一家店,张继科总带他来吃菠萝包。

  卖菠萝包的老板笑着塞给马龙一个菠萝包和一袋子甜品,说道:“龙仔你今天巡街辛苦了,上次继科帮我赶人那个事儿我还没感谢他,这一袋子小吃都是我刚刚做出来的,你回去和他一块吃吧。”

  马龙一转身就看到拿着瓶可乐的张继科,靠在墙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帅死了。

  马龙咬了一口菠萝包,将嘴里塞得满满的,嘟嘟囔囔着:“帅死了,怎么这么帅,真他妈的帅……。”

  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21

  张继科和马龙认识一年了,谈了半年的恋爱,终于在一个看似普通又不普通的夜晚跟马龙滚上了床。

  和女人不一样,马龙的身体更加神秘,对张继科来说,马龙是他拥有过最好的人。

  马龙很倔,刚开始很痛,宁愿一脸泪也不愿意叫一声, 张继科动作很轻,生怕弄疼了马龙,可看着他流泪,张继科却又有种征服欲。

  于是稍稍野蛮的用力了些,马龙轻轻叫了几声,张继科更来劲的加快了动作,马龙的叫声尾音上扬,又奶又柔,像有只手在心上挠,激的张继科精虫上脑。

  事后,马龙怕黑,开了灯。

  一眼就看到了张继科背上的那双翅膀。

  他想起有人跟他说过的,背上纹翅膀的,是帮主,是张家的灵魂,张家的命运。

  他想起张继科刚开始走过街上大家那种眼光。

  他想起其他的堂主,又想起张继科。

  他想起今日警长扔在他面前的,张继科的档案。

  ……

  张继科,是个骗子。

  真爱难遇,骗又何妨。

  张继科转眼就看到马龙哭了,他忙上去抱住马龙轻声哄道:“怎么哭了?是不是疼啊?”

  是很疼,是心疼。

  马龙没说话,流着眼泪吻上张继科的唇,吻着吻着又攀上张继科的身体,他抚摸着他背上的翅膀,眼泪落在他肩上。

  “继科儿,我们再来一次吧。”

  张继科看到马龙的眼泪不停,又看到他澄澈的眼眸,于是低头吻去马龙的泪水,在马龙耳边说。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

  张继科看不到马龙的脸的时候,马龙哭着哑声说。

  我也爱你,继科儿,我也爱你。

  22

  第二天警局收到了马龙的辞职信。

  马龙走了,是真的走了。

  他如同鬼魅一般,蒸发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张继科疯了一样的找他,却都没有成功。

  马龙真的就像跳进了维多利亚港的水,沉没在底,人如死水。

  23

  三年过去了。

  23

  花佛的酒吧还在,纹身男还在街上肆意横行,卖菠萝包的店生意依旧兴隆。

  张继科依旧每天一瓶可乐买着,却不知道给谁喝了。

  这里的巡警换了一个又一个,却始终都换不回马龙。

  24

  许昕有天叫上张继科喝酒,喝多了,张继科喝高了,大哭起来。

  他哭着喊着。

  “马龙你在哪里,你回来吧,我求求你,你回来吧,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我真不能没有你……。”

  张继科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一场暴风般的泪雨,将他拉回现实。

  马龙真的走了,真的消失了。

  25

  张继科再没杀过人,生意逐渐走向正轨,尽量远离黑道。

  他深知他赎不清他的罪,可这是他能做的,让马龙回心转意的唯一办法。

  26

  张继科还是会去花园街看看熟人,喝喝酒。

  可他再没有去过便利店买可乐了。

  27

  谈成了一单生意之后,张继科坐在车上,走过熟悉的街。

  路过便利店,张继科还是忍不住叫司机停下来,他走下车,走进便利店买了一瓶可乐。

  他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朦胧细雨。

  张继科抬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任凭冰冷的雨水跌在自己脸上。

  算了,懒得矫情了。

  张继科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忽然有一把伞为他挡住雨,张继科一愣,转头一看,马龙撑着一把伞站在他跟前。

  马龙没变,依旧白白嫩嫩的像个小姑娘,头发长了点儿。

  可张继科就不一样了,更黑更糙了不说,连胡子都懒得刮了,整个人颓废的没点儿气质。

  马龙见张继科这样子,心疼的一下子眼泪就流了下来,他红着一双眼睛,埋怨的问:“喂,你干嘛把自己搞成这样,一点儿都不帅了,我还是……。”

  不等马龙说完,张继科猛地抱住马龙,紧紧的搂住他。

  马龙哭的更厉害了,他也回抱住张继科,边哭边轻轻捶着张继科:“你去把胡子刮了啊混蛋……这样,接吻的话,会很痛啊……张继科,你听到了没有,你个混蛋,我想死你了你知不知道,你有没有和女人乱搞啊……我可是为你……妈的……守了三年的身啊……张继科……张继科……继科儿,我好想你。”

  28

  “马龙,再不要走了好吗?”

  “好。”

  “马龙嫁给我好吗?”

  “好。”

  “我们要个孩子好吗?”

  “好……哎,这不好,我生不出来。”

  29

  马龙不当警察了,可他还是回到了旺角,回到了花园街。

  30

  张继科和马龙在国外领了证。

  马龙有次一个人去便利店买东西,走到饮料货柜前他想了好久。

  最后还是拿了两瓶可乐扔进购物车。

  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天下起了雨。

  张继科举着伞靠在法拉利跟前,穿着黑西装,戴着金丝眼镜,一双桃花眼眼波流转的望着马龙。

  马龙看着张继科,两人相视一笑。

  张继科举着伞走到马龙面前为他遮住雨。

  “hello,阿sir。”

  真爱难遇,管它身份或命运。

  ——END——


      感谢大家喜欢这篇文,不忍心占tag了,刚看了粉丝破了两百,大家在这篇文的评论里点梗吧🤗

评论

热度(1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