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py夏天

【獒龙】可乐鸡翅

入夜轻烟-今天小天使炸里约了吗:

*老规矩一发短日常,比前三个稍微长点儿。想了想既然是甜文还是用甜一点儿的菜吧。私心让继科儿流氓一把,不喜勿喷。没有地域黑也没有仇富的意思,情节需要。


*这两天确实很累,因为一直在处理宿舍里的惨状。本来这几天有素质拓展和培训,然后我因为开会的时候实在受不了那种人格侮辱,摔门就走了。具体细节我跟朋友吐槽过好多次了。如果让我对素质拓展做一个评价,不让我说脏话的话,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一发更完之后再更孙朴那一对……至于伪装者的同人……我只能保证……不坑【会挨打吗】




《可乐鸡翅》


 


马龙躺在秦皇岛的医院里给张继科打电话。


方博和周雨在边上看着马龙缠着绷带的腿,忧心忡忡。


“国家队教练马龙车祸”的消息已经在网络上传开,马龙的左腿上划了很深的一道伤口又被蹭掉好大一块皮,只是没伤到筋骨,刚打了破伤风。仨人本来是带着队伍到这儿来参加培训学习的,在滨海大道上骑自行车的时候,马龙被个开路虎的司机给撞了,连车带人倒在路边花池子里,腿让木栅栏狠狠一划。肇事者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儿,开的是北京车牌的车,拽得二五八万似的,看见撞了人也没下车,当场甩了一沓票子就扬长而去。


方博想打车追上去,让周雨拦了下来:“我记了车牌号,回头报警吧,先送龙队去医院啊。”


马龙疼得脸色惨白,他裤子破了,小腿血流不止,方博连忙给人扶起来。周雨正拨120,还没忘朝着那车离开的方向竖个中指。


急救车上方博拿着电话犹豫不决:“要不要告诉……”


“我自己跟他说,”马龙打断他,“你就会添油加醋,不如不说。”


“谁添油加醋了,我炒菜还得放盐呢……”


“周雨,唱歌。”


方博一脸真诚:“哥我错了。”


救护车一路驶往最近的医院,方博眼珠一转,丫敢撞我们龙队还敢跑,这是不嫌事儿大啊,趁着马龙上药的时候偷偷拍了张照发微博。


一时间乒乓球迷妹迷弟们全炸了。


 


“继科儿你听我说,没那么严重,你别听方博瞎扯,真的,伤是伤到了,没碰到筋骨,”马龙跟张继科解释得口干舌燥,张继科在那头都快疯了,“你出你的差,人家请你做个点评节目都早有安排的,你别耽误事儿啊。”


“都说了让你好好儿在宿舍待着别乱跑,你就不听,”张继科用耳朵夹着电话,飞快地收拾行李,“撞你的是谁啊,哪儿的车牌,是当地的吗,你看我不整死他。”


“你别冲动啊继科儿,我又不是小孩儿我自己能行……”


“发个定位,我现在过去。”


“我不发,你别过来。”


“你不发我就问别人,等着,老实儿在医院待着哪儿也不许跑,否则等你回来着。”


“继科儿,喂,继科儿!”


张继科把电话挂了,拎起行李箱拿起车钥匙锁门下楼直奔停车场,比他打球还利落。


方博靠在门口翻微博评论,一群@张继科的。周雨小声问他怎么样,方博笑着摇摇头,说这也太冲动了。


周雨点头:“科哥确实很容易冲动……”


“我说的是撞龙队的那小子,”方博把手机收了起来,“好好儿活着不好吗,年轻人太冲动了。”


周雨一口血噎在喉咙里。


竟然找不出反驳的话。


 


张继科咬牙盯着时速表,要不是高速路上限速一百二,他现在已经把车开飞了。


就知道马龙绝对不能离开他的视线超过二十四小时!竟然出车祸!看看方博儿拍的照片都伤成什么样儿了!还不严重!还不让他来!就应该锁屋里哪儿也不让去!长得一副干干净净的样儿就是容易被人欺负!除了老子谁敢欺负他我弄死他!


以为藏獒的外号是白来的!


张继科一路狂飙,平时开三个半小时的路这次硬生生缩短了半小时,好在北京离秦皇岛不远,他赶得及。冲进马龙的病房时,马龙正和医生商量不住院的事儿。


“为什么不住院?”张继科把行李往墙边一靠,“伤不好不许走,训练让他们带,实在不行我去替你。”


马龙无奈:“我都让你别来了。”


“我不来不放心。”


医生看了看俩人,突然从兜里掏出个本要他们签名。张继科一边写一边问:“他这伤要多久才能好?”


“应该挺快的。那个……”


“球队里你还喜欢谁,签名照我送你五张,对外把龙龙的伤说的越严重越好。”


“那个……就龙队的行吗?”


张继科把本子塞进他兜里:“除了他谁都行。”


医生心说我还是单身啊为什么看个病也要吃狗粮,这不科学。


“要不然你要我俩合照吗?”


“行!”


然后发给同科室的单身狗,独虐虐不如众虐虐。


 


马龙懒得理张继科,伸着腿坐在床上抠指甲。张继科坐在他床边连哄带骗的:“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一时心急,我再也不开那么快车了我保证,你想吃啥我给你买去,你别不理我啊。”


马龙不说话,抬抬眼皮瞪他一眼。


张继科一缩脖子:“那我不说的严重点儿吓不着那小子嘛……”


“你吓唬人家干什么,周雨都报警了又不是找不到人。”


“他得自己来跟你道歉,不然这事儿没完。”


“你差不多行了啊,我这还有培训任务呢你让我消停两天成吗?”


“你消停你的,”张继科拿起桌上一个苹果,慢悠悠地削皮,“剩下的事儿我来,你就好好养伤,我又干不出来什么出格的事儿。”


马龙在心里叹气,张继科的出格和别人的出格可不是一个概念。他看看自己受伤的腿,又想想张继科以前干过的那些事儿,低着头小声念叨了一句:“我有点儿饿。”


这一声委屈得,张继科心都揪紧了:“你要吃什么我给你买。”


“想吃肉。”


“刚受的伤不能吃发物,不行。”


马龙靠在床上抿着嘴朝着张继科瞪眼睛,就差说一句“你不爱我了我有小情绪了”,张继科被盯得发毛,举起双手表示缴械投降:“你等会儿,我给你做,但是说好了,我做什么你吃什么。”


马龙很乖地点头。


说完揪着方博去找农贸市场,买了一堆东西送到培训基地的厨房,张继科借了个灶台亲自下厨。活鸡宰杀,早让卖鸡的给处理干净,张继科戴着手套麻利地往鸡肚子里塞火腿高丽参香菇丁蔬菜丝儿,砂锅小火慢熬鸡汤。等香味儿出来,方博想尝一口,被张继科一巴掌拍开手:“这次没你份儿。”


“哎你要不要这么小气?”


“万一龙龙自己不够喝怎么办。”


你们家龙龙哪儿那么大食量啊,方博举着勺子十分委屈。


等张继科拎着保温桶到马龙病房已经是俩小时以后了,马龙双手接过保温桶,嫌弃张继科来得慢,张继科把保温桶又拿回来,打开盖子,鸡汤的香味儿充斥整个病房。他拿起汤匙舀一勺汤,稍微吹凉一些才送到马龙嘴边。


马龙抿抿嘴:“太淡了,没味儿啊。”


“你不能吃口味太重的……”


马龙又瞪他:“你给我换一样,你换不换吧。”


“……我换。”


“还要吃鸡。”


“……行。”


张继科蔫蔫地出去了,马龙这才抱过保温桶拿勺子小口小口地喝。方博在门口听了一会儿才进来,见马龙在喝汤,啧啧称奇;“你不是嫌没味儿吗。”


“挺好喝的,我就是想折腾折腾继科儿,”马龙咬着一小块鸡肉,“等他折腾累了,就没空去找人家麻烦。培训结束以前我不想闹事儿。你也是,你发那微博干什么。”


“那我也气不过啊。”


“你喝不喝汤?”


“你老公不让我喝,说怕你一个人不够。”


马龙瞥他一眼,他对这些称呼已经不想再反驳了:“你现在喝他又不知道,等下他又做菜过来,我吃不完了。”


方博这才兴致勃勃地拿勺子。


 


张继科在培训基地厨房盯着锅炒糖色,边儿上放着大瓶可乐和一盘儿鸡翅中。张继科不光洁癖,还有点儿强迫症,糖色炒得不好看,他连筷子都不想动,非要整出个色香味俱全才满意。甜香味儿渐渐传出来,许昕循着味儿跑到厨房,正见张继科把可乐鸡翅往保温盒里放。


“哟,亲自下厨啊。”


张继科看了许昕一眼,拿了个碗夹起一块鸡翅中递给他:“尝一下。”


“不是给龙队的吗,你竟然这么大方,”许昕一边吃一边感到惊奇,“味儿不错啊。”


张继科这才放心地继续往保温盒里装:“你要是说不好吃的话,这一锅我就全送你了,然后重新做一锅。”


“……你大爷的,还是不是兄弟了。兄弟如手足你知不知道?”


“你看过武林外传吗?”


许昕嗦着鸡骨头没反应过来:“啥?”


张继科抱起保温盒就走:“兄弟如同蜈蚣的手足,老婆如同过冬的衣服。”


许昕差点儿把鸡骨头噎进去,张继科你他妈不管啥时候总能整出一堆歪理。


总算没再让张继科跑一趟,马龙拿着筷子从保温盒里夹鸡翅就着松软的米饭小口小口地吃,张继科在边儿上一手端着盒鸡翅一手端着盒炒土豆丝儿,马龙总觉得他跟伺候月子似的。


他夹起一块鸡翅送到张继科嘴边:“累一天了,张嘴,吃。”


“好吃吗?”


“你做的都好吃。”


方博在外面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忽然接到电话,是派出所的,撞了马龙的那小子已经抓到了,正在审问,问他们家属现在能不能去一趟。


张继科听了消息,把两个盒子往方博手里一塞:“哪个派出所?”


方博报了位置,张继科抹了把脸就冲出去了,任马龙怎么叫都没叫住。方博闻了闻手里鸡翅的味儿,又看看马龙:“你不是说他没力气了吗?”


“……我哪儿知道他力气这么大。”


 


“你知道你撞的是乒乓球国家队教练吗?”


肇事司机翘着二郎腿往椅背上靠:“国家队教练怎么了?国家队就不是人都是神了?他伤又不重,再说我赔钱了。”


警察强忍着脾气:“对方并没有同意这种解决方式,不然也不会报警,你……”


“甭跟我废话啊,我一没酒驾二没超速,你不信自个儿看监控去,要罚款罚款要赔钱赔钱,我不缺那几个子儿,还是你们要拘我啊,管吃管住啊你们,我可认识你们这儿检院的,吃不好我投诉你信不信。”


“你放尊重点!”


“咋的咋的,警察要打人了啊!”


张继科在外面听得怒火中烧,脸上倒是一派平静,就是眼神里的杀气越来越重。接待的女民警战战兢兢地过来请张继科在表格上签字,张继科挠挠头,勉强克制住语气:“这小子要拘留多久啊?”


“七,七天吧。不算今天,七天后下午六点他能出去。”


“才七天?”


“因为他没有其他严重情节……”


张继科皮笑肉不笑地说声谢谢,女民警只觉得屋里空调的温度实在太低。


一连七天张继科除了照顾马龙和替他带带队员之外什么都没做,这让方博许昕几个人稍微放了点心,只有马龙一个人在担心,张继科这人一向说一不二,这些日子不闹事,那是强憋着火呢,到时候不定整出什么来。


七天后下午五点多,张继科一身黑衣服在拘留所附近的一条胡同里等着,嘴里叼了根没点的烟,手里头拎着麻袋。这小子的车也被扣在派出所了,最快到达公路的就这一条胡同,而且这里没监控。


趁着肇事司机哼着歌走近的时候,张继科拿起麻袋把人从头到脚捂了个严实,上去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让你撞我们家龙龙还装逼!


让你看不起国家队!


让你在老子面前作死!


老子大满贯的时候你毛都没长齐呢!


肇事司机一开始在麻袋里头大骂,说你他妈是谁你敢动老子,不多一会儿开始抱着脑袋求饶,痛哭流涕地改口,您这是哪路英雄好汉我跟您老无冤无仇的就放过我吧,张继科估摸准了那人的腿,一脚踹了下去,转身就走,半点不拖泥带水。


老子是谁?老子是你大爷!


 


“撞我龙队,天道轮回”的话题被刷上了微博热搜榜,肇事司机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惨样也成了新闻图片,问题是那地方没监控谁也不知道揍他的是谁,倒是个人资料被扒了出来,一个不务正业的富二代,家里是有点儿势力,以前也撞过人,受害者被钱堵了嘴,现在撞了马龙,事儿闹大了。


话题里面兵分两路,有说做得太过分的,也有说这是哪个绿林好汉为民除害应该叫好,对肇事司机幸灾乐祸的居多,好在谁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看热闹的没多久就就散了。


周雨看到了微博热搜图片,心说这一看就是科哥干的啊,龙队他养藏獒的,那疯起来可真是会要命。


方博啃着西红柿看到周雨的表情,说小雨同学你还是太年轻,这球队从教练到队员,你可以惹张继科,但绝不能惹马龙,藏獒护食儿,谁敢动咬死谁。


这些天过去,马龙的伤也好得差不多,训练结束在宿舍里刷微博,一边看一边乐,见张继科进来,瞬间绷起脸,咳了一声。


张继科立刻举起一只手:“我发誓不是我干的。”


“啥事儿啊,”马龙低头摸摸鼻子掩饰偷笑,“我还想吃鸡翅,给我做呗。”


“行。”


“要麻辣的。”


“好。”


“不许不给别人吃。”


“那你不够吃怎么办?”


“那你就接着做啊。”


“……哦。”


 


——fin——

评论

热度(1526)